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笑唱聊就不需要"思想"吗?

来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8-01-13 16:00

  昨晚,哈文接受央视新闻频道栏目《面对面》采访,对央视春晚来说,哈文的团队是全新的,他们做春晚本身就是个创新。而哈文也有一个对春晚不一样的理解,“365天中364天我们都很有思想了,我们就让除夕这天尽情地笑、尽情地唱、尽情地聊天。”(1月29日《北京晨报》)

  哈文的全新团队推出了“全新”的理念,并在这个“理念”指导下,创作了“全新”的春晚。然而,由于语言类节目没能出彩,观众却没能“尽情地笑”;一些演员倒是“尽情地唱”了,却唱走了音,比如天后王菲;一些老百姓也许“尽情地聊”了,但那是春晚吸引不了他们使然。

  如果哈文的导演理念就是这个春晚不需要“很有思想”的话,那今年春晚出现的一些让观众不满意的问题也就情有可原了。

  想来哈导演从中学到大学不会没有接触“马哲”吧,而“马哲”的一个起点性原理就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一年365天,364天都很有思想,这个“思想”就是社会意识,这个社会意识正是由社会存在决定的。人本身作为社会存在的一部分,不可能到了除夕这天就瞬间蒸发了,人就脱离地球脱离社会了。除夕这天,人们的“思想”还是要由社会存在决定,这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除非除夕这天人突然变傻,大脑一片空白。但年三十的傻子到年初一就能“脱傻还阳”吗?

  人既然不可能在除夕这天变傻,那想这天“思想”不受社会存在左右,无异于缘木求鱼痴人说梦。人们不可能脱离“思想”去“尽情地”笑、唱、聊,“思想”也不可能脱离社会存在。有什么样的社会存在,就会有什么样的笑、唱、聊。春晚想摆脱社会存在,摆脱社会存在决定的“思想”,那只能笑得苍白,也唱不到人们心里去。

  也就是说,春晚要想真正引起全国人民的共鸣,让绝大多数人叫好,必须深入生活,直面现实,而不能为了提高自身的安全系数,故意逃避现实。本来,相声小品是观众“尽情地笑”之源,结果今年春晚被压缩到只有7个,而鼎盛时期却有16个之多。数量少,又不敢面对严峻的社会现实,比如前腐后继,比如食品安全,比如环境污染,这类观众“思想”最多、议论最多的话题,不能成为语言类节目的讽刺对象,那必然让观众感到无奈和无趣,难以引起他们的共鸣。他们还会“尽情地笑”吗?

  哈导在接受《面对面》访谈时,还说到“如今小品已经没有市场”,其实小品也好相声也好,走到今天正因为其讽刺功能的弱化。如果春晚能带头强化其讽刺功能,那实际上就是向演出市场发出的强烈信号,更多的好作品才会蜂拥而出,春晚也才有更大的挑选范围。其实,温总理多次强调,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而相声小品的讽刺功能实际上是监督功能的艺术化,春晚作为中央媒体的节目带个头,做好舆论监督工作,既表达了中央的“思想”,又让老百姓真正“尽情地笑”,笑得更有内涵,多好!唱和聊的道理亦然,限于篇幅,不再多说。

  





上一篇:笑语声声曲艺来(假日观察)
下一篇:杜牧笔下的“妃子笑”与理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