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喜剧的忧伤》遗憾篇:忧伤不足讽刺无力角色

来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8-01-13 16:00

持续火爆京城的北京人艺话剧《喜剧的忧伤》近日抽时间看了,由于我是三谷幸喜和《笑的大学》的粉丝,难免将两者拿来比较一番。在我看来,《喜剧的忧伤》只能说在改编后保持着原作的喜感,保留了原作的部分精髓—对于威权与个人间抗争的荒诞写照以及向观众揭露文化审查制度的可恶之处。但余下精髓—从整个人类文化角度上对喜剧作用的思量及反战讽刺和呐喊却力有未逮。尤其是对于角色的内心挖掘和角色的转变并未能达到原作的理想境地。

改编迎合中国社会人情世故角

表达直接 内心挖掘不突出

在徐昂的改编下,《喜剧的忧伤》中陈道明扮演的文化检查官角色的塑造不知是不是为了迎合观众对于“宣传机构小官僚”的讽刺及故意借古讽今,多了一些中国社会人情世故的细节(比如剧作家为检查官家叫“为国”的乌鸦做鸟笼),也让检查官身上多了一些世俗、虚伪、贪婪,吃喝卡要拿、打官腔处处体现不说,还凶巴巴的戴着个眼罩,让人同情不起来也喜欢不起来。窃以为编者和演者认为用这些手法可以增加审查官角色身上的威权气息,实质造成主观上过度诠释角色,矫枉过正,让审查官较原作多了一丝猥琐的意味,丧失了《笑的大学》里的审查官向坂执拗可爱的一面。电影中有几处俱反映出这位审查官角色深藏内心的对喜剧的好奇,及对剧作家椿一的欣赏,这些人物内心挖掘在《喜剧的忧伤》里不够突出。

同样是实力中年男优,役所广司在《笑的大学》里的表演要含蓄一些,他将审查官向坂演绎成一个被军国主义思想禁锢、秉性单纯的军人,新从事一个以前从未涉足的文艺工作,而这个工作的复杂性让缺乏文化的他也有不少惶恐,时而为了帝国的利益神经质般咆哮,时而又呈现一本正经的刻板面目。但内心较单线条的审查官怀着对喜剧和文化的偏见,只是必要时才色厉内荏,不完全是《喜剧的忧伤》中陈道明演绎出的那种无时不刻的官僚作风和不容置喙,凶巴巴的味道。我认为,这样的人物设定更合理一些,审查官方能在与剧作家的一次次交锋中,开始重新审视自我情感,体会到了喜剧的魅力,最后从威权制度的一个螺丝钉还原成了一个真正能笑能同情的人,其心理的前后转变才能让观众信服。

如果忽略剧本角色的不当设定,陈道明表演还是精到,将一个威权社会下虽人微言轻,

但又能擅于利用手中小小职权捞取利益、同时还有点良心未泯的小官僚刻画得栩栩如生。尤其在起到全剧气氛和角色心理转折作用的第五幕戏份里,他用肢体语言真正展现了另一面平时难得一见的谐趣,让观众捧腹大笑,喜感十足。而人艺台柱何冰不仅能够与气场十足的陈道明分庭抗礼,且把底层文化工作者那种苦逼生存状态、顽强的斗争精神、狡黠的处世变通之道、不得不妥协的悲情演绎得层次分明,这是这出戏剧最大的幸运:两名敢演能演“对子戏”的优秀演员。

借助台词致敬人艺经典剧目

结局悲伤不足 讽刺无力

再说戏剧改编本身的优点和不足,优点在于处理原作中一些细节时能活学活用,恶搞了很多中国的传统故事和人物,通俗易懂又好笑。同时向几出经典话剧致敬,比如人艺长映不衰的《窝头会馆》和《雷雨》,剧中那句最搞笑的动作和台词“让天上的雷劈了我吧”就来自《雷雨》里四凤的台词。不足是基于现状的话语环境,不得不做的一些妥协,如《笑的大学》里反战戏份只能换成《喜剧的忧伤》抗战保家卫国的戏份,而原作对这点的针砭时弊就只能被完全忽略而过。虽笑料还在“爱国”一词上,但蕴含的戏剧涵义却发生了彻底的转折,从而丧失了在这个范围里的人文思量,仅仅成为了一个戏剧包袱,潜台词的魅力减少了许多,鉴于《笑的大学》的很多喜剧段子和包袱在此,不得不让人扼腕叹息。

第五幕到第七幕里《笑的大学》精心阐释的情绪—检查官终于淋漓尽致体会到了人生另一种情趣的狂喜,感受到了内心自由而带来的飞翔感,体会到了笑的力量,体会到了创作的乐趣。话剧在这几幕的一些处理不尽人意,如电影中审查官奔跑时那种热血感,话剧狗尾续貂,在两人临别时互相敬军礼,陈道明的多余台词“收着剧本等你回来演”等细节,未能较好呈现电影中两位角色内心对艺术的追求和面对现状的无力,造成全剧收尾戏应在悲伤和反讽的凝重中结束的效果没达到,只见喜剧,忧伤不足,对观众情绪的渲染未达到《笑的大学》结尾时那样激荡人心、促进反思的地步,可说是本剧最大的败笔。



上一篇:杜牧笔下的“妃子笑”与理想阅读
下一篇:笑泪并存,透视中国的“千年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