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北大笑长"漫画不构成侵权

来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8-01-14 10:18

  这两天,媒体对一幅《北大笑长雕塑》的漫画“炒”翻了天,声称作者邝飇的这幅“人头狗尾”、手捧骨头的漫画是在影射现任北大校长周其凤先生,并有好事的律师出来表态,认为此漫画已“构成侵权”,原因是会“致使不确定第三方在看到漫画时引起对该个人社会负面评价及影响的行为”(见2012年1月20日《新闻晚报》A1叠24版),云云。不过,我这个“不确定的第三方”却从这篇报道中读出了某些方面似乎在进行着某种挑逗。

  《北大笑长雕塑》漫画侵不侵权?我仔细研究了这幅漫画,又特地读了也是在1月20日这天摘登的有关北大校长周其凤的长篇报道《周其凤:北大校长不好当》(见该日《作家文摘》第2版),对两者进行了比较,丝毫也未感到那幅漫画有任何侵权的因素。首先,漫画标题虽有“北大”字样,但其紧跟后面的是“笑长”二字,“笑长”与“校长”虽是谐音,但毕竟字面及词意均不同,两者岂可硬扯在一起?这种生拉硬扯,我们从曹操杀孔融的所谓“不孝”罪名、从清朝前期的“文字狱”历史,及文革中以“影射”罪名制造冤案的教训中,见得实在太多了。再次,就算“笑长”影射了“校长”,也不能因此肯定是在指周其凤先生,因为北大创办以来,前前后后任命了许多校长,为什么某些人要一口咬定漫画就是喻指北大的现任校长?是“侮辱”了周其凤先生?最后,我读了写周其凤的那篇报道,觉得这位校长真的很不容易,是位能人,他在吉林大学的作为、到北大以后的作为,与漫画中所表现或透露的“信息”,无半点相似之处,因此,我看了漫画,根本无法把它与周其凤先生挂起钩来。如果有人硬要把两者联系,这只能说明某些人自己对周其凤先生的评价“出了问题”。

  那么,这幅漫画该如何定位认识?我认为它充其量就是一幅不确定对象的讽刺漫画,或者可称之为无主题幽默类漫画,搞一次笑而已。虽然画中人物不伦不类,但其讽刺或幽默的对象是“笑长”,你可以理解为生活从未有过的职务:“笑长”;也可理解为“笑着长大”,当然,有人一定要用谐音校长的名词去理解,也未尝不可,但绝不能走向进一步的荒谬:把“笑长”与周其凤先生联系起来。因为北大成立至今,当过校长的人已达两位数了;况且,漫画中表现的内容与周其凤先生的个人经历、为人无关。如果实在要生拉硬扯,人们也可以理解为漫画描述的是北大的“概念校长”、“虚渺校长,不是生活中的校长。漫画是夸张的艺术,不是写实的肖像画,硬联想就把漫画艺术“滥写实化”了,因为该图中的“笑长”,屁股后有尾巴,绝不是真实的人。

  我们这个民族,长期在儒家思想统治下,很缺乏幽默、乐观,人们的行为讲究“非礼勿行”、“目不斜视”,一切都要一本正经,若有点幽默、活泼,便被认为轻浮、不稳重,因此,有能力、有个性者常受压制,而整天一本正经、胸无点墨、不苛言笑、专讲正确废话的人,却总是被奉为楷模,所以,在我们这里,社会普遍缺乏幽默感,艺术创作中的禁区尤多。以漫画而言,国外的讽刺、幽默类漫画,是可以把本国的、本地区的、某单位的领导人作为对象的,但我们这里却不行,动辄就被诬指为“丑化”、“侵权”,一些根本不懂艺术批评的人,老是用所谓“法律”去套,把正常的文艺批评和幽默都说成是“违法”,弄成万马齐喑局面。上世纪80年代初思想解放时期,上海《解放日报》曾以当时的领导人为对象,组织创作并刊登了一整版的漫画,很幽默、很新鲜,其中画邓小平的是一幅叫《中国牌》的漫画,图中的邓小平同志正在打桥牌,这幅漫画寓意很深,令我印象深刻,可惜后来再未出现过涉及领导人题材的漫画。我想,给各级领导人(尤其是知识界的领导干部)画漫画,这不应该成为艺术创作的禁区。

  其实好的幽默类人物漫画、善意讽刺类人物漫画,不仅能够娱悦人生、激发启迪、引为经验教训,还是一种高雅的艺术,能表现智慧,因此,当事者看了不必暴跳如雷,公众更不应大惊小怪。艺术就是艺术,这与揭露丑恶、隐私无关。这次“北大笑长雕塑”漫画事件,北大校长办公室及校长周其凤先生反应平静,均值得称道。依我看,对这种游戏式漫画,大可不必较真,而我更希望,周其凤先生不妨再大度点,请求作者把这幅漫画赠送给他,然后作为个人的收藏品,如果真这样,一方面可显示周其凤先生的胸襟,另一方面也有利于艺术的繁荣。而重要的是,这幅漫画幽默(或讽刺)的内容,与周其凤先生的个人品格、生平事迹毫无半点瓜葛。

  

  





上一篇:社会生活里的经典搞笑讽刺
下一篇:陈浩民致歉袭胸门飙泪 盘点笑比哭还难看的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