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 >

首届青少年环保发明大赛优秀征文展示之六

来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8-01-11 10:11

  今年6月-8月,中华环保联合会、中国发明协会联合举办了“首届全国青少年环保发明大赛”。以下为此次大赛的优秀征文展示。

  游弋在沙漠的鱼

  作者:李晓蕾

  学校:山东省济南市平阴县第一中学

  指导教师:赵帅

  鱼说:“你看不见我在流泪,因为我在水里。”

  水说:“我能感受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的心里。”

  我目睹了一条鱼的死亡!

  一条濒死的鱼,它失水的身体已不再滑腻,嘴急切的一张一合,在干涩的空气里做着垂死挣扎。它的背景是一片龟裂的土地,张牙舞爪的裂痕带着阳光与水撕扯的凝重,更像失败者血流纵横的伤疤,那片干涸的水,一定做过垂死的挣扎,却始终敌不过阳光的曝晒。干瘪的鱼腹早已失去了摆动的力量,可我却分明看见,它的尾巴在拼命的颤抖。鱼儿啊,是干涩的空气撕裂了喉咙的剧痛,还是黑暗中那些唤你沉睡的精灵,让你不耐烦的,不住的颤抖……

  离开水的时候,你一定急于摆脱这透明的牢笼,追逐阳光下快意的身影。直到“自由”随着氧气的缺乏消耗殆尽,你才能懂得水的包容。

  我猛然觉得我自己,包括千千万万的同胞,就像这脱水的鱼了。我们高呼“人定胜天”, “征服自然”成为以往“敬畏自然”时代不敢想像的豪迈口号。可是人类忽略了自己的渺小,大自然一次轻轻地摇撼,都是人类世界血雨腥风的前兆。电影《后天》里,冰天雪地中垂死挣扎的男人,尖叫着的女人和孩子,脱离了大自然的庇护,他们也只有双手合十,祈祷万能的主!在急于追逐的仓促脚步后面,总是不可避免的遗失,人类的后知后觉,比起那条莽撞的鱼有过之而无不及。 直到受到世界末日的恐吓,才想起千疮百孔的地球。永不满足,或许是人性不可战胜的软肋。

  周围的空气寂静的可怕,我听不见鱼的呼吸声,我在一条脆弱的生命面前感到空前的无力,只能眼看时光静静抽走它游丝般的生命。可是那条鱼尾仍在坚毅的颤抖。是在思念它曾经厌倦的“牢笼”么,一成不变的爱抚让它丧失了鱼水相依的初衷,外界的吸引大过了水的包容。鱼儿啊,如果你知道那浅浅的水面是你的生命难以逾越的鸿沟,你还会奋力一跃吗?

  我分明感到我就是那一条脱水的鱼了。我们厌倦了驰骋草原的欢畅,厌倦了享受明媚的阳光,忘记了野果的酸甜,忘记了虫儿的歌唱。大机器时代的躁动占了的单纯的初衷,让我们忘却了人与自然的水乳交融,让滚滚浓烟遮盖了绵软的白云,让污水泛起的白沫敢于与海浪“争艳”,让污染的河流也能冒充亚马逊河神秘的咖啡色……

  村上春树说:“过去曾经有过这样的时代,任何人都想活得冷静。”单纯的纸飞机年代,在机器轰鸣的躁动里我们徒留渴望只能望而却步。曾几何时,我们用稚嫩的童音浅吟低唱:“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谣指杏花村。” 烟尘滚滚的今日,杏花村的杯盏里,可否还盛着那个烟雨蒙蒙的清明?

  鱼的尾巴依旧不住的颤抖,频率的不断减慢预示着生命力的减弱。干涩的空气凝滞在它张开的嘴边。颤抖停止,又颤抖,又停止……直到再也不动。这条细细长长的生命线,终究是走到尽头了罢。

  鱼对水说:一辈子不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我最大的遗憾。

  水对鱼说:一辈子不能打消你的这个念头,是我最大的失败。

  我开始害怕我是那失水的鱼。我懂得生命的脆弱,就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我知道的很多人,都在与那些永不停息的分裂的细胞对抗。他们开始变得苍老无力,开始感到剧烈的疼痛,他们疼痛的时候一定在颤抖!然而那些静静分裂增生的细胞,依旧毫不留情的侵蚀他们的生命。死亡俨然一个铁面无私的鬼卒,人类的痛苦也颇有些苦果自食的意味。在污染与发展的天平上,我们是最大的输家。墨色的黑夜蒙上了尘垢,我们如何才能看到浩繁的星空?确是有些人,眼神中带着布满尘垢的迷离,开脱责任,自求宽慰。

  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中。

  水对鱼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中。

  鱼对水说:我很寂寞,因为我只能待在水中。

  水对鱼说:我知道,因为我的心里装着你的寂寞。

  水永远都知道鱼的想法,因为鱼在水心里。鱼儿是上天对水最大的恩赐,灵动的倩影蛊惑水的砰然心动,水是鱼儿最缠绵的包容,温柔的爱抚编织鱼儿的蓝色嫁衣。“曾将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如此这般的深情厚意,无需更多的言语。我以为鱼是这世上最聪敏的动物,可终究有一天,它还是厌倦了这透明的牢笼,把温柔的爱抚置之不顾,肆意的追逐阳光下快意的身影。





上一篇:北方大降温 《天天向上》假期居家休闲必备
下一篇:多余的是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