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山中寻“家园”

来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7-12-11 12:32

  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桃花源。从那些真真假假的隐居者引发的强烈关注中,你会发现,这个时代对于闲适淡泊的日子,是有多么饥渴

  在山东青岛崂山区汉河村,沿村中小路上山,穿过一片树林,便来到了清凉涧旁。在清凉涧一侧有两座小院儿,其中一座门口挂着一块木牌——“自给自足实验室”。

  一对“80后”夫妻——唐冠华和邢振,就是这座实验室的主人。在被外界称为“世外桃源”的这里,到处都是亲手制作的小物件。其中,包括用植物做的肥皂和取自天然的桃木锤子。就连房子,也是自己动手搭建起来的。

  “我们就是要传播一种独立意识,让人们从自然中获取生活所需的一切。”唐冠华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这是他“家园计划”的一部分。

  很多人将唐冠华夫妇定义为“隐居夫妻”,但他们自己并不认可这个名号。“我也不是经常在山上”,唐冠华解释,他们实际上是在探索自给自足所需要的必需品。“可能和你之前看到的一些隐居方式不太一样。”他对记者补充道。

  但要把“隐居”标签从身上摘去可能并不容易。

  不仅在许多媒体报道中,唐冠华夫妇以“隐居夫妻”的身份现身说法。他们也曾受邀上过某知名电视访谈节目。节目中,除了唐冠华夫妇之外,受邀到场的还包括来自长期居住于终南山的隐居人士。一众人言谈间共同勾勒出“都市田园梦”。

  事实上,近年来,国内类似于“都市人归隐山林”的新闻并不罕见,且几乎每每出现,都能引发关注。尽管初衷不同,但形式却大都相似——远离都市生活方式,回归自然间。

  “人人心中都有一片桃花源。”有人这样写道。

  自给自足式生活

  前两年,唐冠华夫妇的大多数时光,都在山上的“自给自足实验室”度过。

  “核心问题是研究:研究生活必需品、研究如何自给自足。”唐冠华说。

  夫妻俩也在山上按时节种地。“在前两年的时候,一年一个周期,我们基本上把时令蔬菜都种一下,基本上都了解了。今年就不种地了,现在养鸡、鸭、鹅,了解它们的饲养方法、生蛋频率等。”

  唐冠华和妻子的终极目标,“是自己动手营建一个自给自足的生态社区”。在他们的理想中,“生活在里面的人更偏重于精神生活”。

  在唐冠华夫妇建房子的过程中,还有许多志愿者参与其中。这种方式也在国外生态社区的创建中有迹可循。

  资料显示:欧美国家的大部分生态社区,由社会志愿组织自发建设,特别是乡村型生态社区。社区成员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比如自己生产粮食、进行食品加工等。不过这种方式大多带有实验性质,被看做是对环境低影响、可持续的新型生活方式的一种有益探索。

  英国人约翰·西蒙上世纪70年代的著作《自给自足手册》给了唐冠华夫妇启发。有评论这样介绍此书:“告诉你怎么在现代社会做一个自给自足的新农民,体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自由散漫。”

  唐冠华也希望未来能写出中国版的《生活必需品自给自足手册》。

  和唐冠华的山居生活相比,在与崂山相隔遥远的终南山,另一些人的住山方式更能称得上是真正的隐者。

  现代意义上的终南山,是指秦岭最北端的那一列东西走向的山脉。在历史上,终南山就是隐士的聚集修行之地。不过,到了现代,这些深山中的隐士一度被人们遗忘。

  对于很多陕西西安人来说,直到美国作家比尔·波特所著的《空谷幽兰》问世,他们才知道距离市区一个小时车程的终南山中,还保留着隐居的传统。在《空谷幽兰》一书中,比尔·波特讲述了上世纪80年代末,他来到中国寻访隐士的经历。

  过去,大多数隐士是佛教和道教修行者以及避世之人。《空谷幽兰》的开篇这样描述隐士群体:“在整个中国历史上,一直就有人愿意在山里度过他们的一生:吃得很少,穿得很破,睡的是茅屋,在高山上垦荒,说话不多,留下来的文字更少——也许只有几首诗、一两个仙方什么的。他们与时代脱节,却并不与季节脱节;他们弃平原之尘埃而取高山之烟霞;他们历史悠久,而又默默无闻。他们孕育了精神生活之根,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社会中最受尊敬的人。”

  终南山越来越热闹

  有数据显示,常年居住于终南山的隐士共有五千多人。如今的终南山,也正变得越来越热闹。到访者中,很多都是没有宗教信仰的普通人。

  2008年,看过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后,张剑峰决定去终南山寻找书中所写的隐士。

  此前,张剑峰的身份是青春文学图书编辑,还曾在一家时尚杂志社从事编辑工作。

  很多人和张剑峰一样,也因为被书打动,进而开始了自己寻访隐士的旅程。但他们往往一无所获,正如那首古诗的名字——寻隐者不遇。





上一篇:——厨房废油变肥皂
下一篇:兔子角膜移植实验获成功 人类角膜复制可望“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