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 >

白岩松:我们不是在看一个时代的笑话 你也是其

来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8-01-03 15:06

【简介】白岩松,42岁,中央电视台《新闻1+1》、《中国周刊》节目主持人,曾主持《焦点访谈》《新闻周刊》《新闻会客厅》《感动中国》等节目,出版作品有《痛并快乐着》《岩松看美国》《岩松看日本》,以及新书《幸福了吗》。

【先锋语录】

★人到中年,你必须去做一个推动者,改变者。我们不是在看一个时代的笑话,你也是身在其中的一员。

★我没想像大熊猫那样让全中国人民都喜欢我,从来没有想过。

★我们没扛旗,反而可以更平稳地向前走。那些扛旗的呢?走了多远?所以这个旗我是不扛的。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杨梅菊 实习记者杨越发自北京广州亚运会开幕式两个小时的解说,白岩松一如既往地未敢懈怠,解说中旁征博引的万余字,源自几个月来十余万字的材料手稿——面对本职,这个“新闻人”选择的,依然是一种近乎笨拙的操作方式。巧合的是,9月份出版的新书《幸福了吗》,同样得益于一沓力透纸背洋洋数十万字的手写稿。他不会打字,但享受钢笔落在硬纸上的快感,一笔一划,犹如雕刻时光。

白岩松说,年龄对他最显而易见的作用是容易受伤。那个下午,他就这样一瘸一拐走来,无人搀扶,没戴眼镜,比电视里看上去清瘦许多,并且没有那么锋利。

他远远坐在沙发的一端,安顿好自己和那只受伤的脚,没有客套,也并不直视你,只十分简略地说:开始吧——他身为旁观者的自己,或许就站在旁边,冷眼注视这并不热络的开场。

话语十分密集,节奏不容喘息,间或有宏大的语词被接连抛出,他的额头,眼看着愈皱愈紧。他容易因话题而冲动,在每一个预设的选项中缜密地、事必躬亲地为这个时代和国家思考每一个细节,但是,他并不愤怒。

十年前,他焦虑、失眠,在《痛并快乐着》中说,如果骂人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那么我选择骂人为职业。后来,那本书一卖十年。如今,40多岁的白岩松,涉过急流险滩,河床趋于平缓,他与自己达成和解并能在明天来临之前安然入睡。他写出《幸福了吗》——以问为题,问自己,问他者,问这个国家,也问身处的时代。

什么是幸福?“我很难用语言去形容它,我没法用现代汉语词典的角度去给它定义。”但沉吟片刻,他忽而以一种舒缓的诗一样地节奏开口,“也许是,可持续的,然后平静,感恩,觉得活着真好,看灰蒙蒙的天都觉得像蓝的,早上愿意起床,愿意对别人笑……”

天然与时代发生关系

《国际先驱导报》:书的封皮上写“这是一个人和一个时代的成长与困惑”,你和这个时代的关系怎样?

白岩松:跟每个人一样吧。可能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是一个媒体人,一个新闻人,你不能仅仅关注自己,你还在关注这个时代。十年既是你自己从三十多岁到四十多岁,也是中国改革从二十多年到三十多年的一个进程,这句话是我写的,当时我就说,特别要把这句话写到下面,其实重点是“一个人和一个时代”,还有一个是“困惑”,不仅仅是“成长”。如果仅仅说一个人和一个时代的成长,那肯定就没什么味道,但是恰恰因为他还有很多困惑,其实可能更多的还是一个时代的困惑,不仅仅是个人的吧,因为千百年来,每一个人都会面临相似的困惑,但属于每一个时代的困惑都是独一无二的。

Q:你把这种对时代的困惑放在什么样的位置?

A:我想不放在一个很重要的地方都不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新闻人,新闻人天然地就要跟这个时代发生关系,否则的话你不是一个称职的新闻人。任何一个你每天接触到的新闻点都是这个时代的碎片,你记录的是新闻,但是到了明天就成为了历史。那你贯穿了十年,它当然成为了中国十年的历史。这个你想躲都躲不开,任何一个媒体人说你只关注你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Q:但当下的媒体人也会越来越多面临个人的问题。

A:不能因为是个媒体人有话语权,你就格外去放大这个行当所具有的很多生存压力、发展压力和突破压力,哪个行当没有呢?中国改革进程中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每个行当之间都互不服气,互相抱怨,都觉得自己命苦。不会啊,就像有很多人说新闻这个行当对健康有很大的损伤,我说别太自恋了,相比较之下,你会比煤矿工人生命压力更大吗?你会比警察、交警和清洁工更面临这种挑战吗?对那些还没有工作的人,他连工作的权利都没有。所以我觉得选择了一种职业就选择一种生活方式,你没什么可抱怨的,非常正常。





上一篇:冯喆:讲笑话只是业余爱好 更爱体操运动员身份
下一篇:幽默的服务员、顾客和厨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