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两性 >

《权力的游戏》声音设计师:龙妈与巨龙有几乎两

来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7-08-06 09:38

据外媒theverge报道,当地时间周六早上,《权力的游戏》声音设计师Paula Fairfield在一个叫做Bringning Westeros to Life的Con of Thrones讨论会上分享了其工作在这部剧中的基本作用。作为《权力的游戏》声音团队的一部分--包括音乐、对话、音效,Fairfield做的工作可以说是不可思议、异想天开的。

《权力的游戏》声音设计师:龙妈与巨龙有几乎两

她为这部剧发明了巨龙、狼、异鬼、巨人以及其他所有奇幻生物的声音。不过要说起她工作中最具挑战的应该还属高潮部分的声音,就像第五季中的那场艰难堡(Hardhome)之战,琼恩·雪诺和野人第一次跟异鬼大军正面交战,Fairfield为这场戏配上了每个人物的声音。这位声音设计师表示,由于声音和音乐之间总会有冲突,所以有些时候让她的工作变得艰难。另外,她还表示非常喜欢跟Ramin Djawadi(《权力的游戏》原声音乐制作人)一起工作,不过对于他从未获得过艾美奖甚至连提名都没有这点让她感到难以置信。

由于这场讨论会的关注点可能无法立即吸引观众们的注意,于是除了Fairfield之外,这个舞台还迎来了另外一位《权力的游戏》主创成员--语言创作者David J. Peterson。获悉,这位语言专家在得到这项工作之前仅用了六周设计出了多斯拉克语。

不过瓦雷利亚语就没有多斯拉克语那么简单了,因为它是一个完全需要从零开始的新语言,不过Peterson最终还是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并为观众带来了那两句非常著名的话--Valar Morghulis(凡人皆有一死)和Valar Dohaeris(凡人皆需侍奉)。

据了解,Peterson为了得到这份工作总共提供了300页的书面资料以及80段关于多斯拉克语以及其跟多斯拉克文化关系的MP3补充材料。对此,Petersn在Con of Thrones打趣称:“我想让他们看看这些东西,然后让他们觉得‘如果我们不给这个家伙这个工作他会把自己给杀掉’。”

另外,Peterson披露,他对多斯拉克语做的唯一一项调整就是去掉了"Thank You(谢谢)"这个词。这在第一季第一集中得到了体现,当时,多斯拉克部落首领卓戈·卡奥送了一头马给丹妮莉丝·塔格利安,丹妮莉丝为了表示感谢于是问乔拉·莫尔蒙“谢谢”在多斯拉克语中怎么说,后者告诉她--多斯拉克语里没有“谢谢”这个词。

Peterson这种用文化探析态度对待语言创造是让他一开始能拿下这项工作的原因。他解释称:“所有人都有共同之处。恐惧这个词在每种语言中都可以说是最古老的词汇。但一旦你跨越了这个,就会出现另外一个词汇表达的世界,它们会因语言的不同而不同、文化的不同而不同。所以我不得不分析,‘这种文化是如何展开的?我将如何讨论这个?’这正是书籍的美妙之处。我可以将它们作为人类学研究。”

比如在第三季中,丹妮莉丝假装用自己的一条龙跟奴隶主Kraznys交换无垢者军队。直到最后,她才表露出自己听得懂并且会说瓦雷利亚语,也就是说,Kraznys说的一些骂人的话她都听懂了。Fairfield和Peterson都表示这场戏是他们最喜欢的场景之一,因为这是一场利用语言展开的较量、因为这是Fairfield第一次向观众公开龙的叫声。

此外,Peterson还透露了这场戏的另一个小细节:丹妮莉丝说的是高等瓦雷利亚语,而Kraznys说的则是阿斯塔波城(Astapor)这座城市的版本。“其中一个关键的区别就是源自于奴隶交易的一个词汇。在高等瓦雷利亚语中,'name(名字)'这个词存留了下来,但在吉斯卡里(Ghiscari)语中,name代表的仅仅是‘奴隶的名字’,所以我要丹妮莉丝做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必须非常、非常清楚地表现出她完全明白他说的所有东西,于是我让她也用了吉斯卡里语来表达‘奴隶’,而不是高等瓦雷利亚语。这是一个小小的转折,只是为了确保(让人们明白)‘是的,我会说瓦雷利亚语,是的,我听懂了你对我说的所有侮辱,我只想让你想想,因为你将被一条龙活活烧死。’”





上一篇:打造情感IP领域的迪士尼,拥有小鹿乱撞&坏男孩
下一篇:从展会切入,中国国际两性健康产业博览会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