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谈场彼此喜欢且快乐的恋爱

来源:网络整理发布时间:2018-01-08 10:25

天地里只剩下方朝野

方朝野打来越洋电话的时候,我正和江城穿梭在七宝美食街。这里永远有络绎不绝的人群,他们吃着美食唱着歌,日子很欢乐。方朝野出国后,我常常搭地铁光顾这条街,将自己淹没在饮食男女简单的快乐里。以前是我一个人,和江城相识后,我的身边便多了个伴。

电话里,方朝野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鲁小美,我决定回国了。明天来机场接我,航班发你手机上。”不等我开口,手机那头已经是“嘟嘟嘟”的忙音。江城大概听到后半句,好奇地问我:“领导让你去接机?”我不想解释,于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这就是方朝野,从来都是这样自信爆棚,以为全世界的人都会围着他转。就像此刻,因为他的一个电话,周围喧嚣的人群,以及正在拼命搜集冷笑话、试图逗我开心的江城,都成了布景。我的天地里,只剩下方朝野。

他果真不记得这条红裙

第二天醒来,我还是不自觉地打开衣橱,寻思着到底穿哪件衣服去接方朝野。后来,我在衣橱的角落里,翻出一条色彩艳丽的红裙,八年前的款式。中途搬了几次住所,这件衣服始终舍不得丢,一直被我视若珍宝。就是它了。镜子里的自己瞬间有了旧时光的味道。

搭地铁去机场,移动电视里正在播放怀旧老歌,王菲的声音穿过人群传过来:也许喜欢怀念你/多于看见你/我也许喜欢想象你/受不了真的一起……这样的歌词,听得我一阵恍惚。抵达机场,却被告知飞机晚点两小时。周围很多人流露出焦躁不安的表情,唯独我淡然地站在人群里。因为我一度坚信,当你热烈地爱一个人的时候,等待从来都不是问题。

出站口,方朝野一身休闲T恤,配时尚九分裤,大大的墨镜遮住半张脸,一上来就给了我一个温暖的熊抱,然后还不忘毒舌地挤兑我:“妞,我不在的日子,你的品位怎么就退化成这样?瞧这衣服,太老土。”说完,露出他惯有的、坏坏的、带点狡黠的、让我无法自拔的笑容。喏,他果真不记得这条红裙。不过那一刻,我还是既往不咎地觉得,方朝野很帅,很养眼,也很深得我心。

我们曾有过婚约

我和方朝野有过婚约,在我们二十岁的青春年华里。那年,方爷爷病危。他毕生最大愿望,是想看到方朝野娶我为妻。于是,便有了这场订婚仪式。

八岁的时候,我跟随父母来到魔都,隔壁住着方朝野一家。因为年纪相仿,我和方朝野整天呆一块,以至于方爷爷总是开玩笑说,我是他未过门的孙媳妇。我矜持地摇头再摇头,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订婚那天,我穿这条红裙,方爷爷将我和方朝野的手放在一起。我的心里有很多的小幸福,满得快要溢出来。可爷爷周年忌日后,两家父母开明地说:“订婚仪式只是为了了却老人的心愿,你俩还是自由恋爱,千万别有心理负担。”我听到方朝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的心,却在那刻疼了起来。

那枚小小的银戒,一直被我锁在柜子里。仿佛那是一个承诺,有了这样的承诺,就算方朝野现在不喜欢我,总有一天他也会回到我身边。

我和方朝野的大学,只隔了一条街。没事的时候,我就去他的学校蹭饭。方朝野说我“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实是去他们工科院校蹭帅哥。我要如何告诉他,我唯一的目的,只有他。

那些年,方朝野的身边站着各路美女,他从来没有戴过那枚银戒。我曾厚着脸皮问过他,关于戒指的去向。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回答,好像弄丢了。然后,方朝野作为交换生去美国留学。那里有热情火辣的洋妞,和我视频的时候,隔段时间身后就是不同的姑娘。有时他跟我嬉皮笑脸,说:“鲁小美,其实你才是我的大老婆。”我在地球的这端,为这句话失了神。

闺蜜说,忘掉他吧,再蹉跎下去,没人要了。可方朝野是我耗尽小半生去喜欢的一个人啊,我如何才能忘掉他?一晃五年过去,方朝野的白天穿过我的黑夜。在这场无望的守候里,我终于有了倦意。

八年前那枚银戒

回国第二天,方朝野马不停蹄地忙着开party,地点选在美罗城。我决定,带江城前往。对,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方朝野,我已经有男朋友。彼时,距离我和江城确定恋爱关系,不过短短半个月。半个月前,江城表情认真地问我,可不可以做他女朋友。思考良久,我有些忧伤地说:“你知道的,我的心里……”江城心疼地抱了抱我,说:“傻丫头,如果你不把心空出来,我又如何挤得进去呢?”也许江城说得对,我要将心空出来,才能爱别人,也才能给别人爱自己的机会。





上一篇:《剑雨》武侠是壳爱情是核 吴宇森不推崇特效
下一篇:一个是甜蜜荒谬的爱情一个是悬疑惊悚的陷阱